2020年再见!考研狗,可能会发粮食,专业傻屌偶尔发刀,目前混圈:刀男,jojo,拳皇


失温错觉【下】

注意事项:

本章私设一箩筐。庵京哭哭啼啼有。请注意。

可以么?可以的话……

 

 

张嘴吃刀子啦!!!!!

 

 

6,

到最后,八神一句话都没有说,懵懵的离开了草薙家。他现在本人混乱不已,信息一下子接受了太多,他的脑子要爆炸了。他已经不知道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他现在混乱不堪。

 

 

“草薙家已经没有你要找的人了……”

 

 

柴舟这句话回荡在他的脑袋里,他这句话什么意思?而且静夫人到底想对他表达什么?八神绝不承认这只是普通的问话。静夫人不是这样无聊的人。她做的一些事情有她的道理。包括她所问的话也没有一句废话,这也是八神愿意同她交谈的原因。

 

 

“烦死了……”这么想下去也没有用,他决定直接去找一切的开始,神乐千鹤。

 

 

神乐的神社依旧是那么的肃穆,虽然以往八神也认为神社里面清冷的很,不知是否因为心境的不同,今日的神社让人有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原本是应该实现人们愿望的神明,仿佛抛弃了他一向守护的人间,悲悯而冷漠的望着可怜弱小的生物,比如站在他脚下的这位红发青年。

 

 

“无药可救……无药可救……”

 

 

初春傍晚的微风本应是让人舒缓的存在,而此时在八神耳中却变成了一种诅咒一般,吹过这阵阵的低吟让他烦躁不堪。强忍着不适感,八神将神社找了一遍,却并未见千鹤的身影。

 

 

“啧,一个两个都在用得到的地方没有用。”眉头皱的更紧,今天的事情太多,再不让自己放松一下,八神觉得可能在他手里所有的东西都会遭殃。比如此时毁在他手里的因为给千鹤打了十遍电话却没有履行接通职责的手机。甩了甩思绪混乱脑袋,他决定还是去让自己心情愉快一些。草薙家出了什么事,京出了什么事,都与他无关。

 

 

这么想着的八神大步走向了他上一次演出的酒吧的乐队休息室,忽略了一路上紧咬的牙关。以至于到了目的地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张不开了。身心麻木的望着地上的东西,他知道,自己的情绪可能再也平静不下来了。

 

 

灰烬,不是那种之前见过的一堆的,而是淅淅沥沥的散落成一条线,如果不是那种刺鼻的气味,特殊的颜色以及正在燃烧的明显是草薙之火的火星,八神可能一时半会都不会注意到。

 

 

“干!”在注意到这东西的那一刻,八神只想把手边的东西直接丢向这些烦躁玩意。他全身紧绷了起来,愤怒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这种愤怒并非是那种暴走状态所硬炸出来的,并没有让他失去理智,然而心脏更加的疼痛,不可控制的发自内心的愤怒。刺鼻的味道配合灼烧后诡异的颜色无一不在嘲笑他八神庵的无能,引得他如同一头困兽,不知道应该如何发泄,想出来也出不来,咬也咬不断,吊着的感觉快把他搞疯了。

 

 

也许是直觉,也许是对草薙京的执着,也许到极限了吧。八神没有不管这些灰烬,而是随着这好似是引导的痕迹追了上去。

 

 

“可恶。京。你逃不了的。无论你逃到哪里,我都会将你揪出来杀掉!”嘴上说着这句无论在哪里都会被当成不法分子被警察带走的话,语气却是像是在欺骗自己一般的毫无底气,熟悉八神的人听到可能都会觉得惊讶。八神从未有过这种犹豫不决的语气,他对于可以找到京这点一直是深信自己的能力的。然而这次的心绪不宁,搅成一团的内脏,喉咙口堵住的毛线团,让八神发现自己害怕了。他不想承认这种感觉,宛如很久很久以前,他站在了八神家的门口,所有的人冷漠的没有抛给他一个眼神,让他觉得全世界都把他丢弃的感觉。这是他的耻辱,他不允许自己再次出现这种软弱的感情。这一路上八神都这么在心里矫正着自己,不允许。不应该出现。这种的感情。直到他看到了在拐角处靠着墙低头的千鹤。

 

 

恐惧是人类的本能,也是天性,而直觉就是这种天性的最好证明,没有人能逃脱。

 

 

他忘记了是谁和他说过这句话。这句对于他来说是废话的话语,现在充斥了他的脑海,不断地回响。

 

 

“千鹤?”

 

 

“八神君……”千鹤抬起头,这位一直以来都坚强的过分的巫女今日卸下了一切的伪装,在看到八神的时候就缓缓地滑下,变成了蹲着的姿势,嘴唇颤抖。

 

 

“我救不了他……”

 

 

“说清楚……”八神不敢去相信,也不想去听,他不想从这个女人的嘴里听到那个人的名字,他在问的一瞬间就后悔了自己的决定。

 

 

千鹤咬紧了嘴唇,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京……我救不了他……!!!”说出来的话却让八神那一瞬间失去了理智。

 

 

有什么东西,突然就断了。

 

 

“……京他在哪里!!”八神把住千鹤的双肩,手劲大的想要直接撕了这个女人,他再也无法用那句话麻痹自己,草薙家,京,他在意,他慌了。他承认他害怕了。

 

 

千鹤的手向着两人对面的小巷一指。

 

 

 

“京在那里。去吧……庵……”

 

 

八神没有将话语听完,径直的冲到了那个千鹤所说的地方。酒吧的小后院。

他看到了。这几天让他不得安宁的人。

 

 

但是在看到的那一眼里,他却宁可自己是个瞎子。

 

 

7.(完结章)

 

以前,八神曾经在闲暇的时候算过命。

 

 

原本以他的性格,是不会理这种人的。

 

 

然而那天他却兴趣使然的让那个女人算了。

 

 

他一直以为那是场梦。

 

 

“小哥,你真是可怜哦。”女人涂着红指甲的手抓着八神的手掌,力气大的八神皱眉。“你有种天生的如同蛇一般魅力。但是你却控制不好它。你会吸引很多人到你身边,唯独你想要的你得不到。”歪了歪头,一直遮着自己的脸的女人,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突然就对八神漏出了笑容,既欣慰又扭曲。“小哥,你的火焰会保护你,会祝福你。然而,因为它爱着你。所以它会将你所喜爱的东西燃烧殆尽,它是守护,亦是诅咒,吸引是它的天性,教唆是它的罪恶。小哥。真是可怜哦……”

 

 

女人之后说了什么八神不记得了。只知道那女人之后爆发出来的尖锐笑声让八神的脑袋嗡嗡作响。等他回过神来时候,那女人就只剩下了一堆灰烬。刺鼻而诡异的灰烬。

 

 

那是八神第一次控制不住的暴走。

 

 

 

“京……”

 

 

红发青年的瞳孔不断的收缩,他明白自己从一开始,就错的离谱了。

 

 

他所想找的人现在只剩下了一半的身体,腿已经没有了。从下往上的一点一点的化为了灰烬。

 

 

灰烬。

 

 

就像是那年那个女人的残骸。

 

 

他一开始就想错了。那不是草薙之火的反噬。而是他的紫炎的教唆。

 

 

“京……!”

 

 

他蹲下身子,靠近了正在燃烧的青年。

 

 

青年貌似是还活着,但是十分痛苦的捂着胸口。他身上的红色和刺鼻的焦味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红发青年的感官,费力的睁开了双眼。往日里那灵动的眼睛现在已经失去了神采,说出的话也有气无力。

 

 

“八神……吗……”

 

 

京缓缓地抬起了头,看向八神的眼里有着一丝无奈。

 

 

“还是……被你找到了啊……”

 

 

他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和八神说。但是他也明白,他没有时间了。

 

 

“少说废话……你这是要干什么?我说过你跑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那个宿敌依旧是恶狠狠的话语,然而颤抖的声线还是没有瞒过京,连他自己都没有瞒过去。

 

 

“哈哈……”黑发青年轻笑出声。像是想起了什么,手费力的伸向了八神的脸,吐出了一句话:“我……输了。八神,是你赢了……”

 

 

“别开玩笑了!谁要这种胜利!!!你给老子起来别装死!!!”八神怒吼出声,却没有挥开京正在伸向他的手,直到那冰凉的手落到了他的脸上算是温柔的抚摸着。

 

 

他明白了。那些灰烬的出处,京的不在状态,克隆的反噬。他的火焰,因为嫉妒,在教唆着草薙的火去吞噬他自己。在八神自己都没明白的情况下,他的火焰先回应了他的内心,做出了反击。

 

 

那女人说的是真的。

 

 

他马上就要杀掉草薙京了。

 

 

然而,却让他宛如剜心之痛。

 

 

京歪着头,看着面前这个泪流不止自己都不知道的从小斗争的宿敌,一直因为痛苦而扭曲的面容,突然就挂上了一抹微笑。

 

 

真是个蹭的累……自己都要骗自己……虽然这方面彼此彼此,但是谁让我……

“谁让我……先承认喜欢上你了呢……”

 

 

“庵……”

 

 

八神感觉自己的脸上一轻,再去抓京的躯体的时候,却是无论如何也抓不住了。只在手上遗留下了一堆灰烬。

 

 

“……开什么玩笑……”

 

 

红发青年跪坐在了那最后一摊灰烬前。那个黑发青年碰过的面庞突然变得滚烫无比,却让他浑身觉得如坠冰窟。

 

 

八神庵是个有魅力,有火焰能力的,被火焰守护的孩子。有魅力到,宿敌都被他吸引,宿敌的火都为他所用。这是守护。也是诅咒。

 

 

再也解不开的诅咒。

 

 

八神庵找到了草薙京。

 

 

八神庵杀掉了草薙京。

 

 

 

 

 

 

8.(后续)

草薙京那时候看着八神有过困惑。为什么自己会喜欢这么一个喜欢追着他杀的变态。然而就算嘴上再怎么奚落这位总是打不过他的宿敌,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他的眼睛里满满的印着的都是自己。京突然就觉得,出不来了。

 

 

陷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这是八神庵的诅咒。

 

 

所以当京发现自己的火焰开始伤害自己的时候,他也只是无奈的一笑。他听说过八神的诅咒,所有八神家的人几乎都没有真爱,因为那会让他们本身变成世间行走的人类最大的敌人,所以八神家几乎将自己的感情封锁,也对人非常的不友好。

 

 

没准这是大蛇的诅咒吧。害怕八神背叛自己所设置的诅咒。

 

 

该哭还是该笑呢?那个荞麦面心里所想的是他,却毫无察觉。然而诅咒本身,比本人可不知道伶俐到哪里去了。

 

 

当神乐说只有八神本人才可以救他的时候,草薙京苦笑出声。别闹了。那个木头?见到他就只会喊打喊杀。而自己最吸引他的实力和火焰,已经不知不觉的退步的不成样子。

 

 

被烧死的话一定会很难看吧。

 

 

“……真是丧门星。我特么最后这段日子绝对不要找你了。”

 

 

黑发的少年躺在床上用手臂挡着脸无声的哭泣着。

 

 

那天,八神庵差点就杀死了门口那只小猫。

 

 

 

 

 

 

非常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各位,这篇其实是个很短的梦。真的很短,就一晚上的时间。然后第二天的时候和群里的一说,都说故事不错,然后伤心也是诱惑,对是诱惑我说我要是写出来的话,她就画画。结果。我都完结了啊唉~~~~~~~~~

有些地方在文里说的不太清楚,总之解释一下这对儿为什么会变成be。

这是私设哦~

因为当年八神和大蛇签订契约的时候,大蛇有想过八神一族背叛的可能性,而人类为了爱情而爆发出的力量他已经尝过了类似的苦头,所以用这一点去诅咒了八神一族。八神一族喜欢上了谁,只要动了心思就立刻会被掺有大蛇力量的火焰察觉到而对对方进行天罚。那个给八爷算命的女巫也是大蛇的控制的化身专门过来警告庵的,然而京本身带有的草薙火是大蛇的那一点点力量没办法动的存在,所以只有教唆咯。。大家应该也在拳皇京里面看到过草薙家的人被大蛇侵蚀的样子,所以这点在我这里是成立的。京为自己喜欢上了八神动摇不已的时候,大蛇的那个火和草薙的火达成共识【被迫】,开始不受京控制了。同样留着京的血液的克隆们因为血液不纯能力不足,直接就给烧了个干净【真过分啊大蛇,一点念想都不留给八爷】。京在察觉到火焰不受控制的时候,战斗力和身体素质直线下降,而他最吸引庵的地方就是他不断变强的实力以及永远都不会让八神感到“无聊”,所以在京察觉到的时候,以及注定了故事是BE。至于京为啥知道这个诅咒,八神老祖宗给京讲的哦,原作里有的,还求京救救他的后代【老祖宗,同道中人】。解开诅咒的方法就是八神去承认这个人是他可以一起跟着去死的真爱【真够强人所难的哦】。八神不会对没有实力的草薙京感兴趣,这是两个人的共识。然而京胆小了,他想不到八神有帮助他的理由,也想不到自己能是八神跟着去死的真爱,在他看来八神杀他还来不及。纵使那时候他也知道八神喜欢他,然而他一直认为八神只是喜欢他的“能力”。正巧八神那时候,因为因缘巧合正在忙,没有想起来京已经很久没找他了。他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晚了。种种细节决定了两个人的悲剧。

总之,文力不强,本身我是个画画的,脑子一团乱,基本上是没有逻辑这种东西的,再加上已经很多年不写东西了。想表达的很多都没有表达出来。错字连篇而且病句一堆,用词不当,再解释就变得更加赘述【你看这句话就是病句】,而且这么短的文章,我用了将近三周的时间才完结,最后的一段我还是只修改了一次连手写版本都没有,是相当弱的文力了。不过这真的是我写的唯一一个完结的文章,真的。唯一一个。神奇的庵京,在我流连于各种各样的坑的时候,居然到梦里来找我,还提供给了我一个这么精彩的大纲【虽然我写崩了】。那么多的cp也只有庵京我的脑洞是最多的,果然冷cp没人产粮就会被激发出潜力。

感谢大家的收看。

下一篇文见……等下,我是画手。我是画手!

 

评论 ( 2 )
热度 ( 6 )

© 里平净1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