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再见!考研狗,可能会发粮食,专业傻屌偶尔发刀,目前混圈:刀男,jojo,拳皇


失温错觉【上】

这里净十二,又名里平净。
时隔五年再次出山写庵京,源于一次梦境。庵京真是很神奇,让我因为一个梦境和一个py交易就再次写作,虽然文笔依旧如同五年前那般不堪……
注意:
1,Ooc是有的,毕竟太久不看实在是有些拿捏不好性格了。最后看的官方的东西是drama的草薙家一族。
2,矫情是有的,嗯扣细节和把握不好节奏是我一直以来的缺陷。大家看个笑话就好。
3,逻辑不通是有的,我之前封笔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我米有逻辑这个东西—△—。。。
4,错别字用词不当是有的,毕竟理科生而且很久没有写作了。是时候看字典补课了!
5,可能坑是有的,毕竟我的坑品嘛……哎嘿~
6,手机码字是有的,所以电脑版本看的……咳。辛苦啦。

都可以吗?

都可以的话。

Go!
↓↓↓

1,
  八神庵找不到草薙京了。

  最近八神的日子过得很充实,充实到了忙碌的地步,突如其来的灵感,应接不暇的演出,各种场合因为他最近的活跃的邀请,还被迫养了一只猫——对,他回家时门口蹲着的,给它稀牛奶也不喝,撵也撵不走。一开始他开门时没注意到它差点就把它给夹在门缝中变成猫片儿,连续好几次后八神无奈的收留了这位油盐不进的小混蛋,心里思量着如果这家伙将他任何一样东西抓坏他就立刻把这猫从楼上丢出去,好在这个小家伙也听话。除了偶尔在他写歌词时蹿上他的桌子踩着纸和他大眼瞪小眼之外。

  “……下去。”

  然而八神牌赶人(猫)破坏死光对这只猫并无半点作用,反而歪头换了个方向继续盯,黑色的皮毛棕色的眼睛配合着满脸挑衅的神色怎么看怎么像……

  “京……”

  “喵~”

  猫破天荒的一叫把八神吓了一跳,皱着眉头拎起猫后脖子到自己面前,不可一世的小祖宗样子更是像极了他的宿敌,让他不由得想起了上一次见到京时候的场景。

  黑发的青年表情如往常一般自信与他对呛之后开打,打到中途正酣畅淋漓之时却突然收手,惹得八神一阵不爽。

  “……你瞧不起我么?京?”

  “八神……”

  青年原本意气风发的脸黯淡了一些,一直与他对战时带笑的嘴角也撇了下来,垂下眼帘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原本京的眼睛就大,黑葡萄一样的眼眸即使是略微垂下八神却也能看清眼里藏着的烦躁,不情愿,失望以及……

  “对于你来说,除了天天想着打败我,你无事可做了吗?”

  青年兀的说了句话,打断了八神分析的思绪。

  “你做什么梦呢京。”

  红发青年对突然啰嗦起来的宿敌感到烦躁,皱着眉再次摆好了姿势,“除了打败你,其余的东西无关紧要。”

  京闻言收起了式,一脸无聊:“不打了,今天不在状态。”

  “哈?”

  八神略有些不满的看着青年的脸:“京你,吃错药了?”

  以往对这种话必定反唇相讥的京只是背过了身,挥了挥手:“下次再打吧。”

  “喵!!”

  手上猛然传来的疼痛让八神差点就依本能顺手把猫甩到墙上变猫饼,好在最后想起来手上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惹了他八神庵大爷的小混混而仅仅是个养不熟的小白眼狼,便松开手让猫跳到了地上。瞧着在地上依旧冲自己亮爪子的小祖宗,八神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写自己的歌词。

  说来,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京了,以往就算路过甚至是上厕所都会察觉到的气息,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

  这家伙,在哪里?

  当八神的脑海中浮现出这句话并出现了焦急情绪时,距离那次与京道别,已经是一年之久。

2,

  神乐千鹤看着眼前的八神,闭了闭眼直接送客:“八神君,我也……不知道京在哪里。”

  “……真的么?”

  眼前的神乐千鹤是当年来找到他,并与他和京一同封印了大蛇的巫女,也是三神器之一——八咫镜。八咫镜本身就有着善于寻找世间隐藏的鬼怪的能力,作为天照大神的分身存在,当然同样,寻找身为三神器之一——草薙剑的草薙京不在话下。她会说出找不到这种话,八神本人是不信的。

  “是真的,京如果想要隐藏的话,就连我也是找不到的。毕竟我的力量……”千鹤的神色有些许的遮掩,“我很抱歉,但是我真的帮不了你。请回吧八神君。”留下这句话后,她便鞠躬行礼回到了神社的深处。

  八神看着千鹤的背影许久,直到完全不见,方才离开。

  这个女人在隐瞒着我。这是他非常确定的一点,却也是他所疑惑的一点。神乐千鹤身为三神器,力量方面虽然不如八神和京的强硬,但是在为人处世这块确实是最为成熟以及圆滑的人。从当年她将八神和京“骗”到了大赛中封印大蛇就可见一斑。当然当时八神本人也有着自己的打算和不甘,而这种不甘也是必不可少的催化剂。

  所以他掐住了大蛇,让京直接将无式打在自己身上,封印了那个罪恶之血的源头,也结束了自己作为八神家的诅咒。无式当时打到他身上时并没有预想的疼痛感,只有流下的鲜血和周围火热的温度告知这并非儿戏般的一击。那时,八神也曾想过,就这样死掉也不错。

  但他活下来了,并且还帮着京从nests打了出来,同样宰了n个京的劣等克隆体,这个事情之后京和他终于可以安心的互相对殴,继续他们的决斗了。
当时打出无式的京的脸,是怎样的呢?八神忽然就记不起京当年的脸,同大蛇一同倒下时,品尝到的气味是铺天盖地的悲伤。

  ……悲伤?别扯淡了。

  嘲笑一番自己找京找的脑子都坏掉了,再度思索起了神乐千鹤刚刚的表情。

  千鹤想要骗过他,无论如何都不应该用这样敷衍的谎言,他又不是小孩子,那女人亦是明白这一点。却偏偏用最容易让人看出来的方式进行欺瞒,不是看不起他的话就是她想要传递什么。

  八神突然猛的锤了一下墙壁,心里的怒火变为苍炎薄薄的缠在了他的身上。

  京出了问题,而且还不能让他八神庵知道。八神分析了种种可能性,千鹤想要传达的无非就是这点,她本人虽对八神没有芥蒂,但是草薙家的人就不这么想了。

  “嗤,一群无礼之徒。”想到此八神一阵火起,先不说有那么多人看着的草薙京哪里那么容易出事,当他八神庵是什么?落井下石的人么?他要的是堂堂正正的打败京并且杀掉他,并非不择手段的对付他。如果他想,京早在nests那会儿就已经尸骨无存,哪还会容这个臭小子活到现在还玩失踪??千鹤还跟着闹,多大了都?

  烦躁的打开了门,门里的猫猫早在听到声响的一瞬间窜到门口看着八神换鞋,八神看着传递着“求摸摸求摸摸”的猫咪,怒火一下子平息了不少。叹气摸了摸猫咪的脑袋“如果那小子能跟你一样乖就好了。乖乖跟我决斗,乖乖被我杀掉。”

  本来传递着“摸头”信息的猫突然瞪大了眼睛,给了八神一爪子后从他手下一溜烟跑到了柜子上。舔着爪子不再看他。

  “……一丘之貉。”

评论 ( 15 )
热度 ( 4 )

© 里平净12 | Powered by LOFTER